page contents
首页 >> 理论实践 >>理论实践 >> 我曾是数学组的一朵“花” ——实验中学30周年校庆感怀
详细内容

我曾是数学组的一朵“花” ——实验中学30周年校庆感怀

   时光似水,岁月如梭,实验中学已走过了辉煌的30年。30华诞,我心潮澎湃,辗转难眠,一幕幕往事不由浮现在眼前。
    我的从教经历或准确的说我的工作经历是和实验中学同步的。1988年7月,刚20出头的我和不少老师一起从洛阳师专(现改名为洛阳师范学院)毕业直接被分配到了我们学校。当时学校只有两个教研组——文科教研组和理科教研组,第一届全校数学老师加上唐汉忠主任不超过6个,只有我一个是女的,要不当时的老教师调侃我是数学组的一朵“花”呢。

  第一届初二共3个班,数学分成几何和代数两本书,我教三个班的几何,李志高老师教三个班的代数。从第二年开始又陆续进来了几个数学老师,直到94年朱锁霞主任调到我校才打破了数学组只有一个女教师的记录。由于我们年轻老师大部分家在外地,学校提供集体宿舍,统一在市政府食堂用餐。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刚从大学校门走出来的我们,真是踌躇满志,热血沸腾,在学校领导的带领下,一心为把实验中学建成三门峡一流的初中而努力奋斗着。不光是白天连轴转,上课,批改作业,辅导学生;晚上办公室也是灯火通明,我们不是备课就是写教案,相互探讨教学中遇到的问题或交流管理学生的成功经验。为了上好一节课,除了虚心向老教师请教外,自己经常等学生放学后,一个人站在讲台上先默默试讲、安排板书设计;或叫上当时另一个年轻数学老师来听自己的课以指出其不足。

  为了印刷一些试题以加强学生练习,受当时条件的限制,需要自己先在钢板上铺上蜡纸,然后用铁笔在蜡纸上刻写。想写好绝非易事,用力写蜡纸易破,轻点写油印效果差又怕学生看不清,我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刻蜡纸时的情形,不仅毁掉了几张蜡纸,在大冬天还让自己出了一身汗;为了提高课堂效率,自己从不偷懒,因为以前没有多媒体教学,根据数学特点我认为空口说上三遍五遍都没有写出来让学生亲自看一遍效果好,以至于每次数学课都要写上满满几黑板。由于用粉笔多,几个手指经常干燥的裂口。

   刚开始下午自习没有分到具体科目,为了争抢进班给学生辅导,平时亲密无间的好同事也曾红脸。没有花前月下,没有梳妆打扮,不去追逐名利,更不趋势附炎。满脑子就是如何能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采用什么办法能突出重点,分散难点。时常会听到老教师不无关心地说我们:这几个傻孩子不知道打扮自己也不知道谈对象,就知道天天“抠”学生。

   曾经一个调皮学生元旦节送给我一张记忆深刻的明信片,正面是一对热恋男女拥抱的画面,背面写着这样一句话:希望老师也像他们一样浪漫!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由于踏实肯干,自己所教班级的数学成绩稳步提高,不管是在学校或者是在全市组织的统一考试中总是名列前茅,自己得到了学校领导和家长的一致称赞,实验中学也成为了峡市的一张名片!
    光阴似箭,此去经年。不服输的自己现在依然坚守在教学第一线。虽然还充满干劲,但体弱多病,老眼昏花已让自己支撑艰难。由于讲课用嗓过度加上吸入粉尘太多导致慢性支气管炎,稍微受凉就会咳嗽不止让人实在心烦。如果说当年我还算实中数学组的一朵小“花”的话,那么现在的数学组已是花开烂漫,相信在以何彦奇校长为首的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坚强领导下,在数学组兄弟姐妹的奋力拼搏中,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我校的数学成绩一定能够再创辉煌,实验中学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刘素玲


技术支持: 商联网 | 管理登录
×